与死神擦身而过(一)

-A A +A
释真修

与死神擦身而过(一)
遇上了庸医 释真修

九月,每天吃了早餐和午餐后,胸口好像有东西哽住。我大力地拍打几下,疼痛就消失了。怪异的是晚餐就没有这种现象。一直到十月底我到政府诊疗所取高血压的药物时,告诉医生此现象。医生替我做了心电图ECG后,自言自语:“有问题!”随着就拿出手机,上网查询后告诉我:“没事,小问题!”
回家后,我就上网查询附近有哪家医院有心脏专科医生,就即刻预约第二天去见他,不巧人满了,就让我等三天。到了预约当天早上,我吃了早餐,胸口开始作闷,到了近中午,我已经撑不下去了。立刻致电谢明育---我的救命恩人。

一抵达医院,医生马上作血管造影angiogram,发现心脏大动脉近100%阻塞,必须即刻进行心脏绕道手术Bypass。谢明育觉得这么大又精细的手术这家医院似乎不很理想。他告诉医生他想转到另一家医院。医生说他不担保我是否有足够的时间抵达另一家医院,因此,只好作罢。

于是,谢明育就去张罗庞大的医药费。院方要收到钱才会“开工”。他情急之下就向我的剃度恩师---唯悟上人求救。师父二话不说承担了这一笔庞大的医药费。由于檀香寺办公室的职员都下班了,最后是通过昙华苑的主席萧秀振居士才成功把钱汇入医院的户口。集聚了师父、萧秀振居士和谢明育的帮忙,我才得以逃出鬼门关。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有这么一段:“汝岂不闻如来说有九横死耶……若诸有情,得病虽轻,然无医药及看病者,设复遇医授以非药,实不应死,而便横死。”这种事就让我遇上了!

一个月后,那两条绕道的动脉又近100%阻塞。紧急送院后,这家医院说他们没有更先进的仪器为我再作手术了。于是就把我转送到KLCVS Kuala Lumpur Cardiac Vascular Sentral给朱锦辉心脏专科医生Dr. Choo Gim Hooi去处理。菩萨保佑让我遇上了这位仁心仁术的医生菩萨。Dr. Choo不但医术高明更是一位充满大悲心的医生。

本来预计手术约需2至3小时,结果花了近4小时才把我的心脏的“秽物”清理完毕。他事后告诉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妹妹说他很少见到一个心脏如此严重阻塞的现象。本来大动脉已经近100%阻塞,再加上两条手术失败的绕道动脉也阻塞,更加重了手术的难度。当手术结束后,送回ICU约半小时,我突然内部出血。医生及医护人员还没喘一口气,又紧急把我推回手术室!

我感觉不到呼吸,也没感觉腹部蠕动,身体的全部机能似乎都停摆了。啊!四大正在分散!我清楚的听到自己喊了三声“啊!啊!啊!”接着告诉自己,要放松,无常到了就以欢喜心接受吧!在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下,我听不到佛号声,更提不起正念观想佛菩萨的庄严、忆念佛菩萨的功德,在这当儿一点儿也使不上力。只听到医生们的说话声音,感觉他们在耀眼的、柔和的光线下尽力抢救。尽管情况危急,庆幸的是我没有恐怖畏惧,心还是平稳的!事后,我感到十分懊恼无法提起正念,把心系在佛号上。只有一点感到安慰的是从发病到濒临死亡,我一点儿也不畏惧!感恩许多位法师的有关生死的录影,让我也能学习“潇洒走一回”。

这一段在棺材边与死神搏斗的经历,说明了我念佛求往生净土的资粮是匮乏的,信和愿也都不够深切!我们常常为信徒作临终助念,当自己亟需他人帮助时却没有这个善因缘。《阿弥陀佛经》说:【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是真实不虚的。平日除了用心念佛还需累积福德!

檀香晚晴院的住众真是幸福的一群。住院期间被细心的呵护着,临终时还有出家众及苑友们在一旁为她助念。缓慢、平和的念佛声在耳旁缭绕,让她们在庄严的佛号声中放下,随阿弥陀佛去!这一群老菩萨还真有福报啊!
当完全清醒后,我在想:如果心脏在这样的氛围下“罢工”,而我就在这种“无力”的状态下撒手尘寰,不知我会到哪里去?在挥舞着凯旋而归的旗帜时,我想除了用心念佛,聚集福德因缘是不可或缺的!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我一定要鞭策自己加倍努力、精进念佛,也同时积极行六度给自己累计福德因缘!